甲午,對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而言,具有特殊含義。120年前的甲午戰爭,是日本發動的對中國的侵略戰爭,在中國近代史記憶中重重寫下了一個“敗”字,憤憤烙下了一個“恥”字,深深刻下了一個“警”字。念之、思之、痛之,我們更應牢記戰爭與和平的辯證法,擔當起維護世界和平、反對戰爭的歷史重任。
  為什麼,物華天寶的中國一次次被經濟總量、人口規模、領土幅員遠遠不如自己的國家打敗?為什麼,近代以後,中華民族遭受的苦難之重、付出的犧牲之大,為世界歷史所罕見?目睹頂著“亞洲第一”虛名的北洋水師覆沒的滔滔滄海要問,血戰到底、飲恨犧牲的英魂忠骨要問,奮起抗爭、前仆後繼誓志拯救中華民族於水火的志士仁人要問,肩負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重任的當代中國人還要問。
  回答這個問題,首當其衝、痛徹心腑的就是一個大大的“腐”字!國運殤失、戰場潰敗、民族危難的背後,都有清朝晚期陳腐、貪腐、腐朽的深刻烙印。
  陳腐的思維,何以御強鄰入侵。鐵的事實告訴人們,海戰決定勝負,海權就是主導權。然而,長期閉關鎖國、夜郎自大的清朝政府海權觀念淡薄,把海權問題矮化為“海防”問題。殊不知,馬漢的制海權理論當時已風靡歐美及日本,成為海洋強國海軍戰略的重要指導理論。在“海軍力量,以之攻人則不足,以之自守尚有餘”這一消極防禦思想影響下,清軍“專守防禦”“避戰保船”,並寄希望於歐洲列強居中調停,委曲求全之舉等於未打先輸。一支只知近岸守土的海軍慘敗於另一支滿腹經略大洋野心的海軍,難道不是勢所必然嗎?
  貪腐的墮落,終致堤潰蟻穴。買官賣官,訓練荒廢,紀律敗壞,已是清朝軍隊中的普遍現象。“南北洋購買外洋槍炮、船隻、機器暫停兩年”之際,卻為慈禧太后修建北海、中海、南海和頤和園而挪用海軍軍費。有御史上奏停止建園以保海軍軍費之時,慈禧卻回應“今日令吾不歡者,吾亦將令彼終身不歡”。
  腐朽的無望,更加激活了列強貪婪的胃口。那是多麼黑暗屈辱的一頁:一方面,清廷昏聵,任由“無官不貪,無事不賄,上下相欺,大小相欺”現象蔓延肆虐;另一方面,帝國主義列強加緊侵略中國,清政府被迫簽訂喪權辱國條約,割地賠款,一再讓步,中華民族的危機空前嚴重。
  總結歷史教訓,需要深入的民族自省。甲午戰爭失敗的內因,正是清末腐朽至極的觀念、制度、官吏。腐至而殤,腐盛而敗,朽極而亡。
  總結歷史教訓,也需要認清世界。甲午戰爭的年代,日本已從明治維新中崛起為一個近代強國,而中國還是一個舊式的王朝帝國。落後於時代和世界,失察於侵略者的野心和能量,以被腐敗掏空的軀殼去進行抗爭,註定了失敗的命運。
  當然,正所謂物極必反,慘烈的失敗催生了民族覺醒,激起了救亡圖存的愛國民族精神。由此髮端,中國相繼出現了轟轟烈烈的反帝愛國運動、維新運動和革命運動,形成了中國近代思想解放的強大潮流。
  “周雖舊邦,其命維新”,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”。無懼厄運和苦難的中國人民決不屈服於帝國主義侵略者的鐵蹄,最終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找到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正確道路,掌握了自己的命運。推翻“三座大山”,中國站起來了。改革開放,中國發展起來。中國和平發展,書寫人類歷史的宏大篇章。
  居安思危,我們必須從歷史經驗中清醒認識到,和平發展不會一帆風順,我們不惹事,但也不能怕事。在涉及我國核心利益的問題上,我們必須敢於划出紅線,亮出底線。能戰方能止戰,準備打才可能不必打,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,這就是戰爭與和平的辯證法。
  天下之患,莫大於不知其然而然。120年前中國任人欺侮的一頁雖然徹底翻過去了,但是我們必須在深刻認識歷史教訓的基礎上保持高度警醒。畢竟,當今時代也非天下太平,霸權主義、強權政治和新干涉主義仍在大行其道,現實和潛在的戰爭威脅依然存在。我們需要以放眼世界的戰略思維,居安思危的戰略清醒,強國安邦的戰略籌劃,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,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,腳踏實地穩步前進,為實現凝聚了幾代中國人夙願的中國夢而不懈奮鬥。
  堅定信心,以史為鑒,警鐘長鳴。
(原標題:以史為鑒 警鐘長鳴(鐘聲))
創作者介紹

大阪

qc60qcog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